第62章谁是女主(1/2)

第62章谁是女主

重生而来,苏小麦第二次见蒋少俊。

相比于第一次的激动,这次总算是绷住了。她没有停顿,很快的进了妇产科。这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女大夫,她没有抬头:“坐吧。”

苏小麦的身体有些亏空,颇虚。而且,她思虑过重,所以不能说顶好,但是暂时对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太大影响。老大夫看她的有些蹙紧的眉头,劝着说:“你身体没有啥大毛病,但是底子不好,精神也太紧张,这样不行的。我看你最好能吃几幅补药。”

说到这里,视线在她的衣服上停顿了一下,其实城里人还是乡下人,只看衣服还是能看出几分的。就说苏小麦,看着就不是很有钱的样子。

这两天不少下面公社过来的,所以老大夫也拿不准她舍不舍得这个钱。

不过苏小麦倒是说:“好,您看我还有什么注意的?我昨天上午还有些坠胀,后来好多了。但是我心里总是不放心的。”

老大夫:“凡事儿想开一点,身子底子不好,正好趁着这个时候好好养一养。不要事事都往不好的地方想,多想点好的。将来生个喜庆的娃娃。”

苏小麦:“好。”

她可真是个听话的病人,大夫说什么,都会记在心里的。

“另外,还有一些,你该是……”

苏小麦身子没有大毛病,她现在才不到三个月的,正是最虚弱的时候,所以老大夫叮嘱不少。

这边,老大夫拉着苏小麦叮嘱呢,另一边儿,姜甜甜终于从厕所出来了。肚子疼的时候,厕所就是人间最美好的地方。虽然,臭气熏天。但是,姜甜甜还是甘之若饴啊。

她来到水龙头前洗了手,正准备出门,似乎听到一阵细微的声音,姜甜甜立刻竖起耳朵,那阵声音再次传来,厕所里没人了,姜甜甜的汗毛,真是哗啦一下全都竖起来了。

这好在是白天哦,要是晚上,简直要尖叫着大喊“闹鬼”了。

姜甜甜使劲儿拍一拍自己,坚定的告诉自己:“不要害怕。”

她再次回头,果然还是没有人,不过姜甜甜顺着声音的方向向前走,没走几步,来到窗前,她往窗外一看,果然见一个老妇女坐在地上哎呦个不停。刚才的声音,正是她发出来的。

姜甜甜赶紧问:“大娘,您没事儿吧?”

老大娘抬头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拽我进去。”

姜甜甜:“?”

好好的大门不走,这老大妈爬厕所的窗户?

姜甜甜深深的看她一眼,问:“为啥?”

虽说助人为乐是很好的品质,但是姜甜甜可不敢说,七十年代就没有碰瓷儿啊!一旦,有呢?

反正,不能完全不防备的。

她说:“我去给您叫大夫吧?”

老大妈脸色一变,立刻说:“叫什么叫!”

竟然还凶了起来,姜甜甜表情微妙起来,她说:“我一个年轻小姑娘,拉不住您!您如果不叫大夫,就自己起来吧。”

“你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儿!怎么人品这么差,不知道尊老爱幼吗?看到老人家摔倒也不赶紧过来帮忙,你……”老太太还想骂几句呢!

就看姜甜甜已经快速的离开了厕所。

谁要在这种臭烘烘的地方听老太太发疯呀。

不可能的呀。

不过虽然出了厕所,姜甜甜却没走,反而是站在厕所门口。她还没等一分钟呢,就听到里面又传来声音,不过这一次,倒不是什么悉悉索索吓人的声音了!反而是男人的声音:“你个老太太,倒是能跑!你继续跑啊!”

“领导,对不起对不起,我可不敢跑,我是最老实的人了。”刚才还跋扈的老太太,这个时候客气的像是见了玉皇大帝哦。

“老实个屁,投机倒把,我们盯你很久了!”

“领导,这可不敢的啊!”

“你还嘴硬!”

外面出来很吵杂的声音,许是这边闹得动静有点大,看热闹的人也多了起来。姜甜甜也好奇呀,但是她又不好在则所里面看热闹,而且,苏小麦还在妇产科呢。

姜甜甜很快的穿过大厅,她一过来,就看到苏小麦刚从妇产科出来,姜甜甜迎了上去:“姐!”

苏小麦:“我去拿点药。”

姜甜甜:“我来!”

苏小麦笑着说:“一起。”

视线往隔壁的骨科扫了一眼,随后说:“走吧。”

因为蒋少俊也在这家医院里,苏小麦心里还是觉得不放心,所以她动作还挺麻溜儿的,姜甜甜性格本来就比较跳脱,倒是也没注意苏小麦的一点反常。二人拿了药,这才一起往外走。

不过,也不知道是不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。

两个人正走着呢,倒是看到蒋少俊站在大门不远处,表情有几分不耐。

“这人有点眼熟。”姜甜甜念叨一句。

苏小麦攥紧了拳头,低声:“这是那天救的人。”

说起这人,姜甜甜瞬间就打起了精神,大反派!

这是大反派蒋少俊。

姜甜甜:“他……”

还没说什么,蒋少俊正好回头,视线落在姜甜甜的身上,眼睛一亮。

也许,他表现的不那么明显,姜甜甜是没看出来什么的。但是这个眼神,苏小麦太熟悉了。

蒋少俊对姜甜甜感兴趣!

这是苏小麦的第一想法。

她一把握住了姜甜甜的手,说:“我们从后门走。”

姜甜甜:“好好好!”

可不能让蒋少俊跟苏小麦碰上,要出事儿的。

蒋少俊眼看着两个人走到一半儿,突然就转头了,他赶紧跟上去,心里却在痛骂吕奇,让他办一点事儿都办的细碎,人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,真是该死。

苏小麦上辈子被苏家人出卖给蒋少俊,她曾经自杀过,就是在这家医院住院。所以对这里的环境,她是很清楚的。苏小麦拉着姜甜甜,绕过走廊,又拐了个弯,终于走到了小门。

这所医院是当年日本人盖的,风格很不一样,而且比较四通八达,如果不熟悉环境,是很容易走差的。不过苏小麦倒是门清儿,毕竟上辈子她就是自己踩点溜走的。她拉着姜甜甜绕过了好几个圈,出了门。

吕奇是当地人,但是蒋少俊并不是,他是市里来的。因此对这边并不熟悉,三两下就被她们给甩掉了。

苏小麦太过紧张,额头渗出了汗珠儿。

姜甜甜立刻:“五嫂,你没事儿吧?”

苏小麦摇头:“我没事儿。”

回头又看了一眼,说:“咱们走。”

姜甜甜眼看苏小麦这样,还是不放心的,虽然蒋少俊可怕,但是也不能完全不顾苏小麦的身体,毕竟她还是个孕妇。姜甜甜四下看了一眼,说:“那边有一排长椅,咱们过去坐一会儿吧。”

正好这边树木比较多,正好也不明显的。

苏小麦摇头:“不……唔。”

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姜甜甜果断:“休息。”

她扶着苏小麦去坐下,蹲在她身边,问:“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?如果实在不行,咱们就回去看一看。”

苏小麦摇头:“不用的,我喘息一下就好。”

她看向姜甜甜,突然就说:“往后你少来县里。”

姜甜甜:“?”

怎么突然就提到这个了?

苏小麦诚恳:“越是大地方,牛鬼神蛇越多,你长得这么好看,我不放心。”

姜甜甜:“?”

要是换个人,真是懵逼啊!

但是好在,姜甜甜是不可能懵逼的!

她当然知道,苏小麦忌讳的是蒋少俊和吕奇两个人。不过,她不是该担心蒋少俊看上自己吗?怎么会担心蒋少俊看上她呢?可是不管苏小麦怎么想,姜甜甜都知道这是苏小麦的好意。

她点头:“我晓得的。”

她突然就愣了一下,说:“我想到刚才那个人了!我去厕所的时候,还撞上过他!”

姜甜甜刚才是完全没有想到,但是现在却一下子想起来了!这个时候内心真是一万个马狂奔。她这是要多倒霉啊!能遇见这种人。

真是太点背了。

苏小麦也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的说:“我之前来县里做生意,曾经差点被抓到,我不确定他们能不能认出我,所以我不怎么敢在他们面前露面。咱们还是多小心一点。我跟你说,人不可貌相,别看他长得不差,但是真不是好人。”

一来是为了让姜甜甜多放在心上,二来也是解释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躲开。

姜甜甜:“嗯嗯。”

俩人正说话呢,就看到蒋少俊从后门出来了,姜甜甜立刻拉住苏小麦,缩一缩,躲在一排树丛后面,“我们小心点。”

苏小麦:“嗯!”

不过,事情的发展,总是出人意料。

蒋少俊刚站稳,就听到一阵叽哇乱叫的声音,一个老太太嗷嗷的冲了过来,咣当一声!不知道怎么的就撞到了蒋少俊,后门有个小台阶,只有四五层台阶,平时完全没得什么。但是蒋少俊被突然撞到,他本身就受伤刚好,正是虚弱的时候,啪叽一下子摔在地上。摔倒之后,视角不同,他一眼就看到了姜甜甜。

蒋少俊:“你……啊!”

老太太自己也咣当一下子摔了下去,结结实实,压在了蒋少俊的身上,蒋少俊来不及多说一句话,生生昏了过去!

后来追上来的几个人,迅速控制住老太太,咣就给了一个嘴巴子:“跑?我让你跑!”

一把揪起了老太太,老太太发出杀猪一样的叫声。而同时,吕奇白了脸色,嗷的一声,喊:“快救人!表弟!”

现场一团混乱,老太太又挨了两巴掌被拽走,而蒋少俊迅速的被几个大夫抬上了担架,嗖嗖的往里推了。

这样快速的变化,简直让人错愕。

姜甜甜:“……”

苏小麦:“……”

好半天,姜甜甜说:“这个人,运气有点一般啊。”

苏小麦:“……”

她认真的想了想,说:“大概,他坏事儿干多了吧?所以好运气就很少!”

姜甜甜:“有道理。”

不过,她更加觉得,是苏小麦的女主气运超强。

姜甜甜这样想,好巧呢!苏小麦也是一样的。

她看着姜甜甜,缓缓说:“你有没有觉得,自己运气超级好?”

姜甜甜:“?”

她诧异的看着苏小麦,说:“我运气好?”

她指一指自己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说:“可是我觉得,五嫂运气才是真好呢!所向无敌。”

“不,我还是觉得你运气好。”

这一点,苏小麦深信不疑啊!她上一辈子被蒋少俊那条毒蛇盯上,结果落得那么一个下场。可是现在呢!蒋少俊明显看上了姜甜甜,可是结果是个啥样儿?

还没怎么着呢!

自己就先倒霉了!

不过,苏小麦再次深信,蒋少俊那个人,就是个无耻的小人。他上辈子对自己穷追不舍。根本不是他说的什么“真爱”,虽然她上辈子就觉得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是放屁。但是现在是更加确认了的!别说是什么“真爱”,连喜欢都是没有的。他不过就是见色起意,求而不得之后的发疯罢了。

一路顺风顺水的人,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拒绝,可不就是这样的。

什么“救命之恩”“一见钟情”都是可笑的笑话。

这一次,她因为怀孕又压力大,舟车劳顿,气色不好,整个人灰蓬蓬的。你看,蒋少俊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的。

其实,苏小麦想的还真是没有错。上一辈子她跟蒋少俊遇见的时候本来就有“救命之恩”的滤镜加持,而且那个时候苏小麦已经在部队那边住下了,能够跟陈清北在一起,她自然觉得什么都舒心,状态都好了很多。也就引来了蒋少俊。但是这一辈子,她气色不好,远远不如青春少艾的姜甜甜。

也许在许多人眼里,苏小麦是比姜甜甜好看的!

但是苏小麦一脸菜色,舟车劳顿精神也不好,哪里敌得过朝气蓬勃的少女甜?

所以,结果也就变成这样了。

可以说,苏小麦真是猜个不离十了。

苏小麦:“我的甜啊,你说你这么好看,多让人担心。”

姜甜甜:“五嫂不用担心了啊!你不是都说了吗?我运气超级好,既然超级好。就不用多让人担心的呀!”

她大眼睛水汪汪的,伸手揉了一下苏小麦的脸:“行啦,嫂子,你别拿出这幅担心的样子。放松啊!可别生出个小苦瓜!”

苏小麦立刻凶巴巴:“我家娃最乖最可爱!”

姜甜甜:“好好好,超级可爱!”

她兴致勃勃:“刚才那个老太太,好像是卖东西的,我刚才在厕所……”

苏小麦:“你看你看,我就说!你运气好啊!好像不管遇见啥事儿,都不是个事儿。”

姜甜甜挠挠头,“有……吗?”

苏小麦:“当然有!”

她坚定的不能在坚定,热忱的看着姜甜甜:“我觉得,你超有运气的。你可别看现在不讲究那些封建迷信,但是有时候,也不能什么都不信呀!我很确定,你就是一个有运气的人。”

姜甜甜:“……哦?哦!”

苏小麦:“真哒!”

姜甜甜:“嗯!”

她重重点头:“我相信你!”

女主说的话,哪里能不对呢!

姜甜甜觉得,自己尾巴有点翘,人有点飘。

人一飘,姜甜甜就开始了:“我也觉得,自己运气超级好的!你看,就算是随随便便相亲,也能一见钟情呢!结婚的时候也顺顺利利,什么都好。”

苏小麦:“……”

果然,姜甜甜继续叨叨:“不管干啥,就算不用自己筹谋,都能一帆风顺,嘻嘻。”

苏小麦:“……”

姜甜甜继续:“而且,还人见人爱!”

苏小麦:“……”

她咋忘了,姜甜甜是啥样人呢!

她伸手:“打住吧少女,你忘了我的话。”

姜甜甜理直气壮:“都说了,咋能忘!难道你又觉得我没有运气了?”

苏小麦:“……你有是真的有,但是你吹牛也是真的能能吹。”

姜甜甜:“嘤嘤。”

大概是看到蒋少俊倒霉,苏小麦心情竟然也好了起来呢。

苏小麦拍拍裤子,说:“行了,我缓和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

姜甜甜:“嗯呀。”

苏小麦:“既然没事儿,我们还是从前门走,后门这边绕起来特别的远,这边不通大路,咱们绕过去得半个多小时。”

姜甜甜:“行!”

她对县里不熟悉,自然是跟着苏小麦走的。

两个人从正门穿过去的时候,还有不少人在议论纷纷。姜甜甜竖起耳朵听了几嘴,倒是断断续续的拼凑出了一个大概的事件。

刚才那个老太太,是原来县里有名的大地主家的管家娘子,可不能小看这个位置,这可是相当重要的。后来大地主一家被打倒,这家人还首当其冲,诉说自己如何受压迫。

但是话是这么讲没错的,但是谁不知道啊,他们家受个屁的压迫,当年就是狗腿子啊!十分缺德。而且,属实捞了不少钱,就连大地主倒了之后,他们家从中赚了多少好东西都没人晓得。

不过他们家成分好,加上翻脸的很是时候,倒是没有被牵连。可是这家人过惯了好日子,根本吃不得苦,所以就开始在城里偷偷的投机倒把。

要说干投机倒把的也不少,但是他们家是格外缺德的。卖东西格外的坑人,不仅如此,好些人在她那里买过东西之后家里就被偷了。所以也有不少人怀疑这个老太太是踩点。

总之,她在县里都出名的,好些人都认得她,堪称人憎狗嫌。

县里那么多人认识他,投机倒把办公室自然也认识她。这不是看她又出来卖东西吗?就盯上她了。

当然,那边也不是啥好人,死盯着她,抓到她之后也不闹得很大,罚款罚粮食放人,周而复始。也可以说是把这老太太当成一个长期的饭票了。

今天也是一样,本来这些人都在女厕所窗外抓到她了,但是不知道过去一个什么戈薇会的副主任,老太太趁着那边拍马屁大意,嗖嗖又逃窜了!可别小看这老太太,跑的也是贼快了!

此章加到书签